philosopher100

關於部落格
2005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文集(政右经左版)
  • 2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由是生存与发展的保障

著名的农民学家、清华大学教授秦晖也有一句名言:“在中国,农民的问题是中国的问题。”意思是说,在当今中国,农民的问题主要是中国的体制造成的,只有解决好中国的体制问题,才能解决好中国的农民问题。 读白沙洲先生的新著《中国二等公民----当代农民考察报告》,你不能不更赞同秦晖先生的名言。 《中国二等公民》一书,由香港明镜出版社于今年九月出版,作者白沙洲是一位大陆学者,现旅居美国,白沙洲是一个笔名。全书共445页。除开前言和后记外,正文分爲六章,六章的标题分别是:苦海无边的农民,奴隶时代,二等公民,虎口边的自由,无助的农民,自由的支点。作者根据大量的材料,对当代中国农民的处境进行了全面的描述和精辟的分析。 中国农民苦,大饥荒时代饿死几千万人(主要是农民)的惨绝人寰的历史姑且不去提它,就是在改革开放二十多年,中国经济取得举世瞩目的高速发展的今天,中国广大农民的生活仍然是相当不幸的。生産工具的落后,生态环境的恶劣,苛捐杂税的繁重,贪官污吏的压迫,恶霸黑势力的欺□。直到今天,农民还被农村户口所困,没有迁徙自由,进城打工吃苦受气,既没有起码的社会福利,而且在受教育和找工作上还倍受歧视,如此等等,不胜枚举。 针对许多人把中国农村的村民选举看成中国农民政治地位提高的表现,当作中共推行渐进民主化的象征这种流行观点,作者深刻地剖析了村民选举的不足与局限。白沙洲先生对法学和民主宪政理论颇有造诣,他在这一问题上的见解无疑是值得重视的。 中国农民爲什麽可怜?追根寻源,农民之苦,源于农民之弱。这看上去简直不可思议,中国农民是世界上人口最大的群体,怎麽会是最弱的群体呢?作者正确地指出,因爲八亿农民是一盘散沙,正因爲农民是难以捏合起来的散沙,以致于一个小小的村官都可以骑在农民头上拉屎拉尿,更不用说一个国家政权从制度上存心要把农民变成二等公民了。 如果你问,既然农民那麽苦,他们爲什麽不起来反抗呢?问题是,面对著掌握著现代化武器的高度集权的中共专制政权,一盘散沙的农民实在是太弱小了,因此,对于绝大多数农民来说,除了指望当权者的开明、开恩和盼望著多几个包青天之外,或者除了零星的冒死相争之外,他们几乎没有别的选择。 同样是没有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城里人,尤其是大城市,尤其是北京、上海一类政治、文化、经济中心的大城市里的人,由于他们的相对集中,离权力中心比较近,因此还多少有一些渠道表达自己的愿望,向政府施加某种压力。政府则比较担心他们“闹事”,在损害他们利益时不能不有所忌惮。这些年来,政府有意识地实行牺牲农村,收买城市的政策,原因就在于他们吃准了农民格外缺少发出声音和施加压力的手段。尽管说今天的中国,各地的农民的各种形式的抗争活动无日无之,但由于其分散,构不成对政权的威胁,政府比较容易分而治之。 在本书最后一章,作者探讨了农民的组织问题。作者指出,农民要争取和保障自身的利益,关键是要成立自己的组织。作者还进一步探讨了农民组织化的战略和策略问题。应该说这是本书最精彩之处。 常听人说,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的农民,最关心的只是吃饱穿暖,过上好日子。对他们来说,生存权和发展权才是第一人权;什麽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和政治权利都无关紧要;然而中国农民的悲惨处境恰恰证明,除非农民获得了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以及政治权利,否则他们的生存和发展就得不到起码的维护和保障。这就是《中国二等公民》一书给予我们的最大啓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