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osopher100

關於部落格
2005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文集(政右经左版)
  • 2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玩世不恭的机会主义——评李敖大陆行

  还在李敖赴大陆讲演之前,海外中文网站《华夏文摘》上发表了一篇署名“晨寒”的文章,最后讲到:“李氏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开始他的大陆之旅,并声言要对北大学生讲讲胡适的自由主义。一方面在政治上对当权者献媚效忠,另一方面对大众迎合取宠,对知识界投其所好赚取廉价名声,再加上为背后传媒资本发挥不言而明的广告效应,其苦心谋划,不亚于政客的精明和商人的狡猾。这倒也合乎李敖一贯的行事方式和哲学。”可见,早就有人预料到李敖这次来大陆的讲演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同时讲出完全不同的、彼此正相矛盾的两套话语。      应该说,对于李敖的机会主义性格,很多人原本是了解的,只是一般人仍然低估了他的机会主义程度。一般人仍然习惯于把李敖看成是具有某种主义和原则的人,所以他们才会对李敖的讲话常常感到出乎意外。你刚刚写文章否定了他,殊不知他却又讲出一些话让你不能不有所肯定;你那里掌声未落,他马上又讲出一些话让你觉得不骂不行。所以很多人不得不刚批了又赞,或者刚赞了又批。也有一些人坚持批判李敖,正如有些人一直坚持赞美李敖。不过,不论是一直赞美者还是一直批判者,他们总是引用李敖的某一部份言论而回避另一部份言论;他们不能不回避另一部份言论,因为只要你兼顾李敖的全部言论,你就无法只批不赞或者只赞不批。也有一些人试图对李敖的各种言论作通盘考察,找出所谓李敖的“真实思想”。这种努力是徒劳的,是愚蠢的。因为李敖言论的基本特点就是它的无原则性,也就是说没有一种一以贯之的原则。李敖可以讲各种主义各种原则,但实际上他对什么主义原则都不信。李敖就是彻底的玩世不恭。早年的李敖是愤世嫉俗的。我尝说:“从愤世嫉俗到玩世不恭,其间只有一步之差。”李敖就是一个鲜明的例证。      赞美李敖的人,主要是依据他在北大的讲演。在那场讲演,李敖讲到言论自由,讲到自由主义。但正如一位网友所问:“李大师为什么把在北大的那些话憋在心里十几年不说,一直到了北大才说呢?”毕竟,你无法让人相信,此前的李敖,多年以来在台湾多次发表粉饰专制的言论,原来都是处心积虑,打定主意,放长线钓大鱼,诱敌深入,曲线救国,玩苦肉计,忍辱负重,伪装无耻,以便骗取我党信任,从而迎来这一天,作为中共的特殊嘉宾,荣登北大讲坛,打它个番天印措手不及。      李敖当然不是伪装无耻,玩苦肉计,他不过是机会主义而已。因为李敖什么主义原则都不信,所以他什么主义原则都可以讲,他可以昨天讲一套,今天又讲完全相反的另一套,他甚至可以在同一场合中讲出完全不同的而且彼此矛盾的两套观点或主张。李敖讲话不在乎逻辑,不在乎前后一致,不在乎左右互搏,自相矛盾。李敖的思想和言论没有一贯性,但李敖并非人格分裂或精神分裂。在哪一种情况下讲哪一套话,对哪一种人讲哪一套话呢?李敖自有他的算计。其考虑无非个人名利。怎么讲更能扩大知名度,怎么讲更能扩大销路扩大市场,他就会怎么讲。      因此,并不奇怪,虽然李敖讲到言论自由,讲到自由主义,但是,大陆的绝大多数自由派知识份子和异议人士(不论是在国内的还是在海外的),要么对李敖持批评态度,要么不予置评,极少有高调赞誉的。因为我们认为他不配得到赞誉。英文CREDIT一词,意思是称赞、光荣、信誉、信任、信用,等等。这就是说, CREDIT不但意味着夸奖称赞,还意味着相信、信用,这就是说赞美本身包含着信任。李敖的问题就在于他缺少信用,缺少信誉。我们认为不应该把信誉给与一个没有信誉的人。如此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