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osopher100

關於部落格
2005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文集(政右经左版)
  • 2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读李文和感言有感

  李文和说,他从冤狱学会了一条教训,那就是不要相信政府。这话貌似偏激,其实有它的道理。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唯恐政府滥用权力侵犯人民的自由,这正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是美国特色的政治,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正是出于对政府的不相信,美国人才设计出三权分立的制度,颁布了权利法案。李文和案件告诉我们,即便是这样一种对政府权力作出最大制约的制度,也可能发生权力的滥用,由此可见,坚持对政府的不相信态度仍然是正确的和必要的。   李文和身陷冤狱,但始终不屈服,不放弃。这也是因为他对美国的制度有信心。李文和说美国仍有最好的司法制度,但是被不适当的人运作,使他陷入悲惨的局面。李文和注意到把制度的问题和人的问题相区分,这是很重要的。由于人类本身是不完美的,所以才需要良好的制度,然而也正因为人的不完美,再好的制度也不可能消除一切不完美而达到尽善尽美。所谓好制度,就是要承认自己有可能犯错误,允许人们对它进行批评进行争论,从而为不断的改进提供广泛的空间。   李文和是以窃秘泄秘的罪名被监禁的,照说这种罪名最容易让政府以保密的名义一手遮天,黑箱作业,然而李文和即便在监狱中也享有真正的言论自由,他知道他可以向社会大声说出自己的冤屈。这就给了他希望与信心。李文和的案例再次证明,有没有真正的言论自由,是衡量一种制度好坏优劣的最起码的标准。   在《我的国家告了我》这本书里,李文和还感慨地写道,在监狱里我曾经这样想,不论多聪明多努力,一个像我这样的中国人,亚洲人,是永远不会被美国主流社会接受的。在美国,我们永远是外国人。   李文和这话讲得很沉重,因为他有切肤之痛。我也听到过其它一些美籍华人根据亲身经验讲过同样的话,相信都是出自真诚。然而问题是,在美国,中国人,亚洲人,真的不可能融入主流社会吗?象骆家辉、吴振伟这样得到美国选民拥护当选上州长和国会议员的美籍华人,象贝聿明、马友友这样由于专业上的卓越成就而在美国得到广泛承认与尊敬的美籍华人,他们是不是也觉得自己被主流社会所排斥,永远是外国人呢?恐怕不会吧。   《左传》上有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是说,在不同的种族之间容易彼此猜忌,不容易互相信任。当然,种族因素并不是造成人与人隔阂的唯一因素,也不一定是最重要的因素,其它很多因素,例如不同的宗教信仰,语言文化,意识形态,政治观点和经济利益,也可能造成人与人之间的猜忌,不信任,甚至敌意。只不过种族的差别是最表面的,最一目了然的,因此是最难以掩饰的,最容易感受到的。另外,种族差别又是天生的,最不可改变的,因此,由种族差别导致的隔阂又是最顽固的,最难以消除的。   美国既然是以白种人为主体,所以,黄种人、黑种人要进入美国社会的主流就相对困难一些。但是由于美国制度的自由、民主和开放,由于美国的移民传统,我们必须承认,和世界各国相比,美国是最能包容少数族裔,最能接纳少数族裔的。中国人要想在其它那些不是以中国人为主体的国家里融入人家的主流社会,都要比在美国更困难。反过来,白人、黑人、阿拉伯人,要移民中国融入中国的主流社会就是容易的么?我以为很困难,比中国人融入美国更困难。   如此说来,李文和感慨中国人不容易融入美国主流社会,在很大程度上,那并不是美国制度的过错,也不是美国社会的过错,而是人性的普遍弱点。   李文和说道,他身为美国公民二十四年却从没有投过票,现在他很后悔从前没有很好地运用公民权利,出声反对歧视,选出更好的政府。对新一代,“我只有一个清晰的想法,华裔和亚裔美国人要站出来!”美国的制度是好的,它给予每个公民同等的权利。但是只有我们积极地运用这些权利,我们才能为自己争得应有的利益。   李文和说,他相信,如果他要是在中国大陆或苏联,被怀疑是间谍,可能早给整死了。所以李文和写道,“至今我可以说,我仍然乐于说自己是美国人”,“美国是我的国家”。诚哉斯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