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osopher100

關於部落格
2005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文集(政右经左版)
  • 21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何清涟:西方人的东方梦

  【林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当马可波罗第一次将古老神秘的中国告诉给欧洲人时,西方人就开始了美好的东方梦。物换星移,世代更迭,无论是美梦成真,还是噩梦成咒,人们的东方梦从没中断,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能够成为全球吸引外资最多的国家,可见中国这个“冒险家乐园”的美称真是名不传。就像美梦有可能变成噩梦一样,投资也一定会有风险。不过您别担心古老的中国流传著一门占梦解梦的学问。在今天《透视中国》的《经济广角》栏目中,我们就请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为我们解一解西方人的东方梦。    劳动力低廉与SA8000标准   【何清涟】中国吸引外资其实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它的劳动力低廉。原来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土地成本相对低廉,但是近几年来因为房价上涨得厉害,土地价格也在猛涨,这一优势正在慢慢的失去,可以说,中国之所以能够成为世界工厂,主要是依靠劳工的不体面就业机会和环境生态代价对出口产品的两层补贴。   中国的劳动成本现在是世界上最低的。劳动力的成本应该是包含劳动力自己的生活费用;还有他维持家庭的生活费用;子女的教育费用;还有劳工退休之后的养老费; 医疗保险; 以及一些其它的福利开支. 中国的劳动力, 即所谓“农民工”的工资.几乎没有包含这些福利费用。在三资企业打工的工人,吃住水平都低于平均社会水平,一个月挣个三五百块钱;一天工作十一二个小时甚至更长。这类农民工既没有医疗保险, 也没有养老保险。   美国建立了企业SA8000标准,号召民众进行良心购买,拒绝购买发展中国家血汗工厂的产品。SA8000是一个评价企业的人权标准,建立于1997 年,其中涉及八项标准:禁止雇用童工;改善劳工的福利;禁止超时工作;保护妇女权益等。中国现在这八项标准基本上都没有达到,工作环境差;工时超长;雇用非成年工;劳工的劳保福利太差;尤其是很多有害物质的生产,根本就没有任何劳动保护,所以如果按照这个标准去检查中国的话,中国很多企业都没有达到标准。   2004年三月美国劳联产联呼吁要提高中国劳工的工资待遇和福利待遇, 当时盛传要在中国实行SA8000标准, 引起中国一片恐慌, 各地都召开研讨会, 政府部门与企业界都在探讨如何对付这个标准。中国媒体说这是美国大选年的一个选战工具,美国给中国设置的一个陷阱什么的,等等等等。中国政府与企业界对这个标准非常反感,因为这个标准确实踩到了中国的痛脚。如果按照这个标准去做的话,中国的企业确实很多不达标。美国商会作了一个调查,结果表明如果要按 SA8000的标准来衡量中国劳工的工作条件,将有一半企业达不到。而且如果真要实行,工厂的成本将大幅度提高,外国投资者将把他们的工厂设到越南、印度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去。   西方人的东方梦   【何清涟】西方人有一个东方梦,最早的东方梦的代表作是元朝时到过中国的意大利人马可波罗写的游记。这个东方梦有个现代版,那就是从十年前开始的一个神话“经济成长机会在别处”, 这个“别处”就是中国。   1840 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后果是中英南京条约签订,那时西方敲中国的门差不多敲了快一百年,终于用武力强行打开了。乾隆统治晚期,英国特使马加尔尼到中国朝拜乾隆, 乾隆讲“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 原不藉外夷货物以通有无”,拒绝与外国通商。五口通商以后,他们以为打开了财富的大门;当时整个英国都沸腾起来了,商人们说一想到要和三万万或者四万万中国人做生意就激动得不能自制。   当时他们的设想是只要每个中国人消费我们一把刀叉,那么我们的刀叉市场就已经非常庞大了,只要中国人每个人用我们一顶棉睡帽或者一件睡衣,那么曼彻斯特纺织厂的机器日夜开动,都不足以供应中国市场。还有人将钢琴运到中国,设想每几个中国人只要有一个人用英国的钢琴,那么这个钢琴市场就非常庞大。但是五口通商过去十年以后,刀叉的市场消失了,因为中国人不用刀叉;钢琴的市场也消失了,大量的钢琴堆在中国根本卖不出去,因为中国那时有自己的一套乐器系统,极少有人会使用钢琴。而且中国人也没有戴棉睡帽和穿棉睡衣的习惯,因为穷人穿的都是自己织的土布,所以这些市场都消失了。   但是这个梦今天还在做。比如前几年马来西亚总统马哈蒂尔就说过一句话: 我们要和中国人做生意,只要中国人每个人吃一勺子我们生产的橄榄油,我们马来西亚的橄榄油生产就不足以供应它的需要。问题是橄榄油是油类中间最昂贵的一种,中国人目前根本就消费不起。所以我觉得他们对中国市场的估计,有很多是建立在他们想像上面的。比如像中国十三亿人口的市场,其实最多就是有三亿多有消费能力,但是这三亿多也不是能够无条件的消费外国的奢侈品工业,比如珠宝、昂贵的钻石啊,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人的消费。所以我个人觉得外国对中国的认识需要一段过程,这个市场要消失以后,也就是市场泡沫消失以后, 他们才会开始重新来评审中国。   最有趣的是,外国商品在中国占领的市场比较有限,许多国家面临的是中国制造威胁他们的同类产业。现在许多国家都开始在考虑如何限制中国产品挤占他们的市场。这一点是欧美国家始料未及的。   中国最大的风险是金融危机   【何清涟】中国现在最大的风险,一会儿有人说是农业危机;一会儿说是能源危机;其实我倒是觉得这些危机还不是真正的危机,真正的危机其实是金融危机。   金融在现代经济中间处于什么一种位置呢?它的重要性就好像人的神经中枢或者供血系统,如果它一瘫痪,整个人就完蛋。中国现在恰好就是这方面出了严重问题。   衡量一个国家的金融系统是否正常是有两个硬指标:一个就是银行的自有资本金在银行的总资产中间占的比例。这有一个国际标准,就是“巴赛尔协议”,它规定银行自有资本不得低于百分之八,低于百分之八就等于银行已经破产。   中国这个指标相当不好,一九九三年以来它的自有资本就一直低于百分之三,也就是它的自有资本金不足。中国政府一直想通过各种渠道来改善资本金不足的问题。从一九九八年到去年为止中央政府由中央财政总共注入了一千多亿美元;同时又剥离了一万五千亿不良资产,以图降低银行的坏账比例。但是由于近几年钢铁产业的贷款平均是百分之四十八来自银行,房地产是百分之八十来自银行,所以就导致银行前清后欠,就是前面清了这些烂账,后面的烂账又增加了,所以等于是不断的是由中央政府买单。在这种情况下自有资本金一直无法有大的改善。国际金融专家说如果不考虑中国是国有银行这一个特质的话,事实上,中国银行在技术上已经破产了。它之所以没有破产,是因为整个中国政府拿国家的信用在那里支撑。   另外一个就是坏账比例,中国政府自己公布的坏帐比例不断在下降,2004年3月底,中国四大国有银行的不良贷款达到1万8900亿人民币,约占贷款总额的19%,11月22日中国政府公布,截至9月末,中银集团(由四大国有银行改组而来)的不良贷款比率降至5.16%。因为太快,又没有说明通过什么途径下降,所以当不得真,也没有得到国际金融界的认同。国内自己的研究者就不认同。一些学者做了个《中国金融风险评估报告》说这里没有计算剥离的坏账;那里又没有计算什么什么的,如果把这些加起来中国的坏账是接近百分之三十五。   美国的“标准普尔公司”每年要给全世界的银行评级。2003年他们给中国银行系统评级,将中国包括四大国有银行在内的十二大银行都评成了B-级,就是高度投机级。他们认为中国的银行的坏账比例太高,高达百分之四十五左右。   2004 年中国政府准备将中国银行和建设银行拿到华尔街上市的想法没能实现。只好将主意打到了“自家的后花园”香港。港交所1月4日发布公告,建设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民生银行将于2005年赴港上市,并就各家银行的上市时间、筹资规模、承销商等事项作了相关披露。与此同时在各银行中号称“旗舰”的中国建设银行计划前往香港筹资50亿美元至100亿美元,所选定的承销商分别为花旗银行、摩根士丹利和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四家银行中,只有中国银行的筹资额在港交所的公告中尚未公布,其承销商也未确定。如根据以前的报道猜测,中国银行IPO承销商估计为德意志银行、JP摩根,以及高盛或瑞士银行中的一家,筹资规模大约在30亿或40亿美元左右。   中国各家银行并未放弃到美国上市的打算。据说,目前中国多家银行聘请了会计师事务所基本按照国际会计准则制作财务报表,但要想达到美国SEC的要求,必须要修改十几万张财务报表,这项作业工作量极大,而且要付出高昂的额外成本,还未必不出纰漏。   外资引进与资本外逃   【何清涟】大家一直看到外资源源不断的涌入中国,但是很少有人去注意中国大量资本外逃。中国资本外逃非常严重,这几年来是有增无减,到底是多少呢?有一个比例,在九十年代是百分之五十三;到了九八年以后,资外逃就是超过百分之百;两千零一年的时候是百分之一百三十,那一年外资进入中国只有三百六十亿,逃出去的是四百八十亿;到了两千零三年的时候突然宣布资本外逃已经遏制住了, 但今年又说资本外逃成了狂潮。   资本外逃是个什么概念呢?资本外逃就是外流的资本和引进的资本之比例。比如引进了一百亿美元,流出去五十三亿,它的外逃率就是百分之五十三。   中国资本外逃有几个来源,一个就是贪官污吏把贪污了钱要外逃。第二点就是一部分企业家感觉政治制度没给人以安全感,政策也经常朝令夕改,考虑到资本安全,因此要撤走。   最近这几年又有一个以合法渠道外流的资金,每年通过留学流出去的资金在三十亿到四十亿美元之间。按道理一个国家的资本外逃是会使国家的资金严重失血,但是中国现在有一个外资替代,国内资金出来,外资源源不断进去所以感觉不到资本外逃的严重性。   精英群体这么样大规模逃到国外来,使中国政府政治体制改革丧失动力。因为他们不需要对他们的贪污腐败后果负责任,官僚群体大都抱著这样的心态,我走以后哪怕它洪水滔天。既然是这种心态的话,其结果就是无限拖延政治体制改革,因为只有现存的政治体制才能保证他们最大限度的捞取金钱,谋取个人私利。   中国投资热   【何清涟】近几年到中国去投资已经形成了热潮,香港猛炒中国概念股以后,很多美国基金会也去买了中国概念股。到中国投资已经成了一个趋势,在欧洲尤其是如此。   我今年去德国的时候,有几个留学生跟我说:你幸亏来得晚,如果你要是去年十二月以前来,德国的媒体都不会理睬你的声音。去年正好是“中国投资热”,当时一些德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公开的在电视上向他们的政府建议说:要到中国去投资,要跟中国发展经济关系就不能得罪中国政府;不要批评他们的人权,不要批评他们的政治体制。他们政府几乎是完全接受了这个建议。   至于法国,今年法国正好是跟中国交往的一个高峰年,三月份是中法文化交流月,几百个中国团队到法国去,法国觉得旅游都可以赚一笔不小的钱,所以在法国现在批评中国的声音很微弱, 而且得不到很多资助。   我觉得每一个企业或者每一家跨国公司进去的时候,他都有自己的战略,但是一条是共同的那就是赚钱。其实呢,有成功的赚钱的,也有很多失败而黯然引退的,但是国际社会在目前这个投资中国热的时候,大家习惯性的愿意看到那些成功的,对那些不成功的他不太愿意讲。不太愿意讲有几个因素:他们怕他们的股票贬值;还有就是这是一个企业不光彩的事情,怕导致企业整体形象受损, 所以一般的就不太讲了。   近几年来对外商到中国投资,到底是不是像他们说的能够淘金呢?也有人怀疑,但是呢这个声音比较微弱。我也问过一些日本人,既然你们在中国都遇到种种问题,为什么还去投资?他们说,既然大家都去了,我们也得去, 至少要在那边插一脚,有一个地盘,让它维持在那里。至于什么时候扩大投资, 就看形势了。   中国现在就是像一个大赌场,我记得美国的一个商务参赞曾经跟美国一个商务考察团说过一段这样的话:你们到中国去投资就像拎著一口袋金钱到拉斯韦加斯去赌博, 结果如何只有天知道。   【林丹】英国《经济学家》杂志,今年3月刊登了一组关于外资企业“在中国做生意”的系列文章,公布了对上百家外资企业的实地调查结果。文章指出:中国社会道德下滑,世风日下,使投资环境恶化。这不仅严重地影响着外资企业的投资收益,同时也严重地挑战着西方的道德文明。在下期《透视中国》的节目中,我们将详细地为您介绍,请您注意收看。   最后我们真诚地祝愿每位投资者好运,同时希望您的投资给中国人民带来真正的好生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